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坦塔罗斯的悲伤

以前的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你。

就算每天一起放学,上学,一起开玩笑,我也依旧只能远远看着你。

镜子里面的你和镜子之外的我。

当你和我聚在十米长的方桌上吃饭时,我们之间的距离又拉长了。

无比精致而又华丽的一场集会。

梦里你变成了我仇人的儿子。

所谓仇人,其实也只是比较憎恶的人。

在梦里我坚持要避嫌,而你却坚守着,像是追捧俊美无双的太阳神阿波罗。

后来发现俊美无双的另有其人。

属于我的深重的悲伤笼罩着我。

你的眼神失去焦距,被黄昏拉的无限长。

我坐在华丽的挂满珠帘的公主床上沉思,然后大理石逐渐被涌上来的潮汐淹没公主床变成了石头,纱幔变成了一颗苹果树。

啊,我变成了坦塔罗斯。

我抬起头看他。

他的身形突然变得高大英挺,头上是金色火焰皇冠。

一身紫袍,显得高贵而不可亲近。

他的焦距定在了地平线的位置。

他是赫利俄斯,还是阿波罗?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