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齿痕【all黑】 chapter 1


篮球场突然变得安静下来,本应该有着球撞击着地板,篮球鞋与地面摩擦的响声,但是什么都没有。

静谧不可怕,但是如果它来的太突然,会让人警觉,甚至惊恐。

而人对于不好的预感,向来是准的可怕。

所有人抬头看着黑子哲也,蓝发,脸色苍白,带着隐隐的汗水划过的痕迹,打篮球不应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吗?但是看着黑子的眼神,这种责怪或质疑的话语全部都说不出口。

少年的脸色似乎比平时更加苍白,气息都显得无力起来。

不是体力不支,而是规则被打破。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绿间真太郎:“黑子,今天水瓶座的运势不是很好,但是没想到会差到这种地步啊。”

绿间发出来的声音明明是带着点讽刺的意味,又再正常不过,却让在场的所有人稍微松了一口气。

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人敢再说什么。

紫原依旧是很慵懒的表情,但眼神没在黑子身上移开过。

青峰很轻声地叫了句哲也,只是似乎是没有人听到的样子。

平时这个时候早就该扑上去的黄濑在这个时候却下意识的停下了动作。这种下意识来源于野兽的直觉。又或者是黑子太过苍白的脸色,又或者是因为本来是球队传球中枢的特技少年,今天,一个球也没有接到。

从手上滑下去,甚至是直接看着球砸出场外。

一个可以说是失误——本来这种失误都是不可能会有的,现在却是接二连三的如此。

怎么回事?

没有人敢问出口。

“很抱歉,大家。”黑子哲也低着头,刘海遮住了颜色,晦暗不清:“我今天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我能先回家去休息吗?”

“绿间君,麻烦你和赤司君说一下。”黑子哲也朝绿间的方向鞠了一躬,然后头也不回的向更衣室走去。后面传来的是桃井和黄濑一直不停念叨着的哲君哲君到底怎么了小黑子好担心啊小黑子的言论,但是已经没有人在意了。

青峰本来想追上去,但是被绿间拦住了。

 

已经十点半了,M记里面的人已经慢慢稀少起来,有晚归的学生,和加班的白领,脸上都带着挥不去的疲惫。也有玩的尽兴的情侣或者友人,在这里回味余兴而已.

但是他们的情绪与黑子无关。

而且就现在来说,即使是一点点,也感受不到。

黑子喝着第三杯奶昔,但像是失去味觉一样,所谓味如嚼蜡就是这种感觉吗。

虽然工作人员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黑子,但总是感觉不太合适。

热血也好,坚持也好,在某种层面上来说,对于社会的某个阴暗面,似乎是脱节的。

害怕同样是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如果是带着期待的害怕来说,结果无论如何有着一种不后悔的成分在,是一种满足,成败都是一种希冀。

但是如果是单纯的害怕呢。

不知道是什么人,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不知道下一秒是生与死,是只有自己一个人蒙在鼓里的这种感觉。

对手不是人,是未知。

黑子哲也用力的咬了咬吸管,又重复着把能想起来的人,最近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地罗列,排除。

为什么这时候父母偏偏去出差呢?

为什么碰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呢?

为什么呢。这种事情现在根本想不清楚。

不敢回家一个人待着,只能这样待在人多的地方来减少自己的恐惧,但是这样让黑子的情绪波动变得敏锐起来。

肩膀上突然多出来的压力让黑子所有的神经紧绷了起来,一边侥幸地想着,但是同时,没有了转过去回头看的力气而已。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