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流氓医生的纯情小护士【高黑】【绿黑】

  

二.我家小哲真好骗

现成得便宜不捡,这种事情高尾是不会做的。

绿间看著高尾如鱼得水地做著各种工作,连平时看著绿间异常抵抗得动物,在高尾面前温顺得像猫一样,连著黑子的表情也变得柔和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抱著眼不见為净这种想法,总而言之这种太过和谐的氛围让绿间觉得一点没有待下去的慾望。

黑子递给自己纱布,黑子侧著身子帮自己安抚焦躁的小狗小猫,黑子连洗手都很认真的侧脸,都变成了高尾专属一样,不是美好的生活被横冲直撞的入侵者破坏,而是...彻底的替代。

但是让绿间发不出火的是高尾的态度太自然了,那些亲暱本身就是他的性格而已,太了解他性格,所以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小哲~帮我扔一下手套好吗~”

”好的,高尾君。“

你不要这麼自来熟好吗小哲根本不是你能叫的...的说!你可以自己扔的说!所以说绿间君,听见你心中如此负智商的吐槽,难道还没有发现事态的严重性吗?

电话铃声打破了绿间的内心活动,然后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高尾,我先离开了。”绿间向著高尾的方向点了点头,就要向门外走去。

”誒~小真不和小哲说一句吗?”绿间刚要跨出门的脚突然收了回来,犹豫了几秒鐘之后还是走了出去。

”不用了的说。”

”嗯,好的,绿间君一路好走。”

吓得绿间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

 ”黑子!”

”是的,绿间君。”

看不到一点点恶意,虽然带著恶作剧的心情,但是绿间难得的不想戳穿这个人,反而伸出手揉了揉黑子的头。

黑子鼓著脸想要拒绝,无奈这个高度差实在是太适合这个动作了,怎麼闪躲也闪躲不开。

”黑子。”绿间低下头,和黑子平视著。

”绿间君?”黑子看著突然认真起来的绿间,俊朗的正脸逆著光,形成一种特别曖昧的视觉差异。

”记住我昨天说的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昨天的话,是注意休息吗?绿间君果然还是像老妈子一样体贴呢。

虽然两个人理解的方向不对,但也是阴错阳差的进展也说不定。

 中午是难得地喘息时间,绿间这个时候早已经离开了,高尾伸了伸懒腰,屁颠屁颠跑到黑子身边,黑子正在换下衣服,因為都是男生的缘故,黑子对高尾的到来并没有多大反应。

”小哲午饭怎麼解决呢?“高尾靠著墻,赤裸裸看著黑子纤细的身段,用一脸无知的表情做著如此勾人的动作。

黑子皱了皱眉头,做出思考的表情:”平时都是都是绿间君做饭的啊......不过今天中午的话,就去买杯香草奶昔解决一下好了。“好像做出了什麼英明神武的决定一样点了点头。

高尾看著黑子停住的换衣服动作,一边回答到:“哇~小哲食量好小的说~不可以啦,我们一起去吃饭~”高尾说著就夹住黑子的脑袋扑棱到自己怀裡,未完全穿下去的T恤有意无意蒙住了黑子的头,棉麻的触感让黑子的不适减少了些许,但是整个脸被埋在高尾怀裡,让黑子的呼吸有些不畅。

”高尾君?”黑子的声音闷闷地从自己的胸口传上来,从未有过的异样的感觉。

”小哲,别动,你的背后好像红了一块。”高尾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著谎话,但是似乎声音都在颤抖,牙根也紧紧地有点发疼的征兆。

但是心中驱使他伸出手的欲念太强大,没有等待黑子的回答,径自伸出手,去抚摸黑子光滑洁白的,没有一丝疤痕的背。

触感真好。并没有看起来的单薄,不过也不可能强壮到哪裡去,不如说是质感更為合适一些。手掌的温度越来越热,触碰过的地方好像都能著火一样。

”小哲,痛吗?”高尾继续维持著这样的现状。

”并不,高尾君。”黑子停止了挣扎,但是微微觉得这样的情形并不对委婉地提出能不能换个姿势。

高尾没有回答,只是轻轻挪开了自己的下半身。

微微弓下去的背,顺著宽鬆的裤子隐隐约约可以窥见黑子的股沟。高尾的手迟疑著停留在周围,仔细看汗毛好像都害怕地缩了起来。

高尾反復在臀缝上摸索著,位置越来越下,然后顺著腰线,往前面摸索著。

”小哲怕痒吗?“说著无关紧要的话,然后开始轻轻地挠著,像猫咪玩耍一样。

”啊哈哈,高尾君,快住手。“算是默认了这是自己的软肋。

”别动,要听医生的话哦。“高尾继续一本正经探索著黑子身体的各个部位。

”请问有人吗?“外面传来年轻的女生。听到声音两个人都是一愣,高尾坦然地放开黑子,帮黑子整理好衣服,忍不住凑到黑子泛红的脸边说道:”下午继续帮你检查哦。“

帮来人的狗狗开好药,交待了一些注意事项之后,旁边扭捏著的黑子终於忍不住把话问出口:“兽医也会给人看病吗,高尾医生?“

高尾忍不住噗嗤笑出声,然后蹂躪著黑子的头:”那当然是因為你和哥我比较厉害啦~“

下一章大概能写到同居嘛~嗯嗯,还有突如其来的停水通知→_→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