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最後一次聯誼【森黑】

告訴我這CP冷成這樣有人吃嗎?

233333不過是答應別人要投餵的,而且不喜歡棄坑什麼的,寫的吐血還是寫完了w

不過寫完現在還是想要吐一升血的感覺。


“森山前辈,我又找到联谊对象了!”

公司里的后辈嚷嚷著,几位男士像是感应到号召一样,聚在了森山由孝的位置周围。

“嘛,森山前辈又要上吗?”

“上次可是全部都......”

“可是那些不是也有说前辈帅的吗?”

“可是最后不是被......誒痛痛痛......!”山本一个爆栗打在了吉田的头上,成功地堵住了他下面的话,不过在场的记忆都被唤起来了。

如果不是前辈的话估计大家都会笑出声来,拿著这种事当成酒桌上的谈笑,不过如果是森山前辈......如果熟悉这个人的话,就知道不仅仅是前辈的缘故。

森山由孝,整个神奈川有名的联谊大王。不过他出名不是因為他英挺的脸,宽肩窄臀的身材,更不是他幽默风趣的语言,勾人心魄的眼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一点都没有為他加分。出名的是每次联谊都以失败告终,但是森山本人却一点原因也没有找到。

不过森山却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懒洋洋的哦了一声。听到有联谊的时候,森山前辈不是应该对著办公桌上的镜子整理自己的头髮,露出了自信满满的样子然后说今晚我一定能遇见自己的真爱?

只是自从上次联谊之后,森山整个人都有点奇怪,长时间懒洋洋地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有时候进去交报告的时候会看见他傻笑。

看到这样的森山大家都怀疑他是不是谈恋爱了,但是和森山走的近的后辈吉田却没有发现任何恋爱的征兆。

所以是单恋吧...对方十有八九就是拒绝了他。眾人露出同情的目光,不过这个残念的帅哥像是一点都没有感受到一样。

不过一个人的消沉阻挡不了大家的热情,仍是嘰嘰喳喳地吵开了。

”这次是些什麼人啊?有空姐吗?“

”嗯......我也不知道哦?“吉田苦恼地抓了抓脑袋:”这次的人是黑子前辈邀请来的。“

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森山却大幅度地站起身来几乎是冲到吉田面前:”黑子前辈?你是说人事部的黑子哲也吗?“


黑子和森山是在上一次联谊中认识的,与其说是认识,倒不如说是森山知道了自己公司还有黑子这个人而已。

上次联谊一改原来温馨的和式餐厅,低调却可见奢华的装潢让几个后辈暗暗咋舌,虽然这样,却好像是公认的联谊地点一样,能感受到气氛活络,但是最热闹角落可以称之為恐怖了。

”黑子桑喝汤~~”

“黑子桑试试看这个,可是我特别喜欢的味道呢~”

“黑子桑喜欢什麼顏色?“各种女生嘰嘰喳喳的声音,是森山这一行人从未遭受过的待遇。

”那群女生......在干什麼?“

”联谊吧.....但是為什麼女生扎堆在那裡......”确实,明明是联谊,却形成了女性一边热热闹闹而男性那一块冷冷清清喝闷酒的情况。

森山顺著后辈的讨论往那边看去,一群女生热情围著一个蓝发的弱小少年,顿时无语,难道说现在受欢迎的都是这种类型?脸嘛,整体来说还是不错,身材?个子矮了一点,衣服底下不知道有多少料?被女生挤来挤去,白色的衬衫被周围的女生挤来挤去蹂躪地不成样子。

“看看看森山前辈看那个粉衣服的看楞了呢!”

“才不是那个,应该是那边,那个蓝色衣服的,胸好大啊!”

“我觉得那个白色裙子的气质更好吧!”

看呆了?明明听到后辈们说的话,却没什麼力气回答的样子,视线恍恍惚惚,那边桌上最胆大的女生甚至端著酒喂那个少年喝,还说著如此幸运碰到此生独一无二的贵人。

酒自然而然泼到了黑子身上,白色的衬衫瞬间变得透明起来,隐隐约约可以看见一点点腹肌的轮廓。

不错呢。

忍不住站起身来跟著黑子去了洗手间,好像同样没有听到后辈们的哀嚎一样。

“联谊结束了吗?”等到森山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桌后辈已经完全瘫软在桌子上。

第一百二十三次联谊,失败。

“黑子前辈还好吗?“回去的时候吉田忍不住问到。

”黑子前辈,那是谁?“

吉田略带惊讶地看著森山:”森山前辈难道不是担心我们人事科的黑子前辈才一直魂不守舍的吗?刚刚不也是担心黑子前辈喝醉了然后跑到洗手间去?“

森山咳嗽了一声没有说话,吉田在黑暗中没有看到通红的森山的脸,於是就当他默认了。


”不过森山前辈和黑子前辈的关係真的挺好的嘛,上次撞到的时候黑子前辈好温柔地让我和前辈道谢呢,我提出帮森山前辈安排联谊的时候他也是一口答应了呢。“在去联谊的路上,吉田一直嘰嘰喳喳的在森山旁边碎碎念叨著:”不过前辈们是怎麼认识的啊,明明在公司里忙的道谢的机会都没有呢。“

”吉田,再吵你就下车吧。“

一路安静。

到的时候黑子已经在那裡等了,黑子在第二个位置上静静地坐著,喝著面前的茶,仿佛是品尝什麼美味一样。看著他,仿佛时间都不在流淌。

森山鬼使神差地坐在了最边上——黑子旁边的位子。一干后辈只是感叹了和黑子的熟识程度而已,并没有说别的什麼,按照以往的习惯,森山前辈一定是坐在最中间,可以看清楚所有姑娘的位置。

今天的嘉宾是空姐,因為黑子在的缘故,森山今天特备的安静,女嘉宾没有和原来一样被黑子夺去所有注意力,甚至连几个后辈都聊得火热。整体气氛很融洽。

但是森山不这麼觉得,不冷不热地对著来搭訕的靚丽的空姐,反而时不时看著黑子吃东西的背影发呆。

”森山前辈要来一个手卷吗?“黑子脸上丝毫没有被窥探的尷尬,淡然地问著。

”嗯。“森山习惯性地嗯了一声,好像也不知道黑子问的是什麼,黑子拿过来一个,準备放在森山的盘子里的时候,森山却张口接住了。

直到咀嚼了之后味觉突然觉醒,发现整个桌子的人都奇怪地看著这边。

”咳咳...咳!!“森山被大力呛了一下,被噎住了,随手拿起一杯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被森山一口灌下去了。

知道整个寿司吞嚥下去才发觉口裡的辛辣。

黑子突然起身,森山又反射性地抓住了眼前嫩白的手,黑子没有立马挣脱,反而解释到:”我去给你倒杯水。“

酒劲还没有上来,鬆开手让黑子走之后,几个空姐像是约好了全都打个招呼就离开了。

”你们也先离开吧,这裡我来处理就可以了。“黑子向著森山几个后辈说著,几个后辈如释重负,好像把森山交给他了一样急急忙忙离开了。

“森山君喝水。”黑子仔细地喂著,仿佛在做什麼特别重要的事情。

森山抓住黑子的衣服坐起来,然后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黑子桑喜欢什麼顏色?”

和联谊的女性一样的话语,也不知道有什麼意义。

“大概是蓝色吧。”

’黑子桑喜欢什麼样的女生?“

”温柔一点的,如果我喜欢的话,不温柔也没什麼关係。“

”我可以叫你哲也吗?“

”可以的,由孝君。“

”你,能接受办公室恋情吗?“

”......可以呢。“

森山拽著黑子的衣服,轻轻烙下一个吻。

好像,要著迷一样。

”啊,由孝君,鼻血......”

第一百二十四次联谊,成功?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