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我的邻居有点奇怪【实黑】

昨天晚上突然失眠然后恶搞起了这个东西,整个人画风都不对了,但是写出来了总要让大家感受一下。

严重崩坏!!!严重OOC!!!智商欠费!!!脑洞有毒!!!

所以慎入。

我当初认真写虐文的时候真心没想到自己还有当段子手的潜质(手动再见。

如果大家还是要看的话,欢迎吐槽~

下午有事,本来想更高黑的,晚上回来大概可以,还有好多坑没填,我还是先写完一些再出来祸害大家好了。23333



“小哲,這邊~”黑子搖搖晃晃地抱著書包跑到黑子媽旁邊去,旁邊的实渕家看到隔壁來了新鄰居也熱心地跑出來問著有沒有什麼幫忙的事情。

黑子麻麻看了一圈,發現只有小小黑子站在那裡像多餘的一樣。

小小黑子特別乖特別安靜地蹲在一起帶來的小凳子上,那個樣子讓黑子麻麻每次都想犯花癡...這麼可愛的孩子,是自己的孩子啊!每每想起來就有一種其妙的自豪感!...但是畢竟沒什麼需要哲哲幫忙的事情呢,這麼可愛的孩子你捨得他幫忙嗎?

“好吧,那就把小哲先交給你們咯~”黑子媽媽愉快地做了決定。

所以......這是要把我拋棄了嗎?黑子瞪著大眼睛淚眼汪汪地看著麻麻,但是麻麻還沒有說話,实渕麻麻就已經開始喊了:“玲央,出來一下。”

噢噢,麻麻要把自己賣了嗎?麻麻!黑子瞪著眼睛看著麻麻,伸出手抓住麻麻的袖子!麻麻別走!

黑子寶寶的內心在哀嚎!

但是搬家具的人已經到了,黑子媽媽開始豪邁地指揮了起來。

哦,我滴媽呀,黑子沮喪地想著。誒,這畫風明顯不對好嗎。

哦,麻麻不要我了。黑子低著頭沮喪地想著。

就是因為搬家時候的誤會導致了黑子日後的心嚴重的偏向了鄰居家的小子,即使是懂事后,不,懂事后這心偏地更厲害,黑子麻麻,你要占一大半責任。

 

少年玲央姐本來正在吃著黃瓜翹著腳看電視,被叫出來本來不耐煩的玲央一看到黑子就變成了目瞪口呆.jpg

臥槽神啊這塊白白嫩嫩的小豆腐就是咱們的新鄰居?

嚇得玲央趕緊回去補了個妝..哦不對這是十年之後的玲央姐,現在的玲央只是呆愣愣地牽起黑子的手,然後一句話不說帶進了房間里。

黑子雖然聽話地被实渕拉了進來,但是仍舊心情低落地低著頭不說話。

所以,要怎麼開口?

实渕想了很久,比如說:“小朋友你好,我叫实渕玲央,你叫什麼名字啊?”

不行×掉太俗套一點不符合自己的風格。

“小朋友你為什麼不開心啊?我給你糖吃你別哭好嗎~”

......你是拐賣兒童的大叔叔嗎?

“你長得好可愛長大了請嫁給我吧。”

不不會嚇壞黑子的,還是慢慢來好了。

臥槽等等你還真的想這麼說?

“小朋友我今天給你算了一卦你未來老公的名字叫实渕玲央,咳咳對,沒錯那個人就是我的說。”

......姐這畫風不對你難道被某個神棍附身了?

“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鄰居了哦~我叫实渕玲央你呢?”

這個好像還行,可是太娘氣了吧?

吐槽力消失了姐你繼續想吧是在下輸了。

 

 

這邊实渕腦洞大開腦補了一系列畫風清奇的畫面之後,那邊黑子已經因為默默地嗚咽了幾聲開始華麗麗地......打嗝了。

雖然看著寶寶一臉不情願但是迫不得已一抖一抖的感覺真是酸爽啊,实渕一臉陶醉地想著,因為有外人的緣故,黑子的小臉蛋還紅了,哦小豆腐你真是太可愛了,但是实渕還沒有惡劣到這種地步,起身倒了杯水給黑子,還特意用了自己的杯子。

......我就說你們想多了,特意什麼的只是小朋友之間示愛的方式而已,我給你用我的東西難道不是對你的認可?

看著遞過來的皮卡丘形狀的水杯,黑子寶寶低著頭接過來順便吐槽了一下這個人的品味,卻還是特別有禮貌地說了句謝謝。

黑子寶寶默默地喝了一口。

“嗝......”

黑子寶寶又拿起來默默喝了一口。

“嗝......”

黑子寶寶又....

“嗝......”了一聲。

......

 

“......打嗝的話喝水要喝三口才能好哦。”实渕在旁邊悉心教導。

拿過杯子,一口兩口三口,看這樣,就不打嗝了。

......因為你本來就沒打嗝啊。

“嗝......”黑子呆呆地看著实渕。

水沒了。

实渕叮叮咚咚地風一般跑去又倒了一杯水。

“小豆腐你會了嗎?”实渕一臉期待地問著。

誒不對你怎麼就叫起人家小豆腐了姐?

“我叫黑子哲也,今年六歲。”黑子淡定地做著自我介紹,其實內心早已草泥馬崩騰,豆腐......就是那種一塊一塊......屎黃?的豆腐。

他為啥給我取這種名字......?WTF!

“哲也寶寶~~~”实渕興致勃勃地又叫起了黑子。

“我叫实渕玲央哦~今年十二歲,最開心的事情是和哲也寶寶成了鄰居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黑子聰明地當做沒聽到,然後默默地聽著他的話喝起水來。

一口......

“嗝”

你什麼都沒看到,繼續...

一口兩......

“嗝”

......

一口兩口三......

“嗝”

......

 

实渕默默接過杯子再倒了杯水。

一口兩口三口!

“嗝”

......

沒好!你這個屁眼子!黑子寶寶用眼神控訴著。实渕默默在心裡默念了一百遍不科學難道不是這樣的嗎?

实渕用眼神示意黑子再試一次。

一口兩口三口!快速!

“嗝”

......

看著黑子寶寶氣鼓鼓的臉蛋雖然很可愛啊但是不要對著自己嘛...玲央姐自從碰上黑子之後你的背景就自帶了幾朵小粉花你看見了嗎?

实渕看著黑子背對著自己氣鼓鼓地打著嗝偷偷嗚咽,自以為是偷偷但是每次打嗝的聲音都......特別响

实渕想著到底是為什麼呢?啊啊大概是黑子寶寶的嘴巴太小了吧,他又叮叮咚咚跑去......喝了一大口水。

然後回來捏起黑子的下巴就灌了進去。

一口兩口三口。

黑子寶寶的初吻就在一口夾雜著黃瓜和番茄薯片味道的水中,沒了。

噗。

黑子一下子喝不下這麼多水,盡數噴在了兩個人的衣服上。

实渕一下子看呆了,雖然這個時候點還是那個點,並沒有紅得誘人,雖然肚子還是那個肚子,圓滾滾得沒啥看頭。

但是实渕姐是個潛力股,濕漉漉的黑子寶寶好看嗎!當然好看。

所以註定要深陷在各種各樣的黑子中無法自拔。

而咱們黑子寶寶的重點在誒,真的沒打嗝了。

這傻大個還是個好人!

......姐你被發卡了。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