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齿痕 【all黑】character 4 +高智商夹心彩蛋

普通得不能再一天,三分走神七分專心地聽著課,打打鬧鬧有說有笑地吃著飯,課間發發呆,然後回家,一覺醒來之後又開始新的一天。

黑子和青峰不是一個班,在學校門分開后,向著各自的班級走去。

 

已經不早了,操場上沒有人走動,偶爾聽到風簌簌地吹響著門口的櫻花樹,如果不是遲到了的話,倒也是一副不錯的場景——按著青峰的時間來計算,配合著他的起床時間洗漱速度,遲到是必然。

並不是傳統意味上的好學生黑子也和青峰一起當做是任性了這麼一回。當然,這種任性僅僅是因為對青峰的催促不起效果而造成的。

“青峰君,請不要刷牙也這麼懶的樣子。”

“啊...哲也,你說什麼?”

“泡沫,泡沫噴出來了。”

......

青峰還打趣著說反正黑子存在感低從後門偷偷溜出去老師肯定不會發現,說者無心,聽者還是獎賞給了他一記肘擊。

結果......

“黑子哲也是吧?”中年禿頂的數學老師翻著名單看著出現在門中的少年,臉色不見有什麼不對,點了點頭讓他進去。

在大家的注視和疑問中,黑子平靜地走了進去。

 

如果說黑子哲也的存在感是一種特異功能的話,那這個時候,他的特異功能少了一種媒介,再這樣一個信奉科學的世界,人是不會憑空消失或者出現的,利用的是準備與否,取決于自己的操縱。

而這一刻存在感這個概念已經不成立了。

黑子哲也坐定在位置上,隱約感覺到老師投來質詢的目光,但是大概為了不影響上課,所以並沒有詢問他的理由。

啪嗒一聲,從後面扔過來什麼東西砸在了黑子書桌上。

是一根美味棒。

老師的目光順著聲音又用餘光瞟了一眼,紫原象征性地打了個哈欠,眼神依舊清明。黑子向後稍微靠了一下,用只有兩個人聽到的聲音說了句謝謝,紫原戳了戳他的背表示不用。

這好像是紫原的習慣,他的解釋是小黑仔這麼蒼白好像要暈倒的樣子如果小黑仔暈了一定是要我背去醫務室吧好累啊我才不要...

如果不是身高問題黑子想做的大概是摸摸紫原君柔順的毛,同時加大的自己的訓練量,順便在有太陽的天總是約著青峰一起去打街頭籃球。

但是膚色還是沒什麼改變的樣子,黑子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臂,倒是青峰君......

對不起啊青峰君不過原來你也有那麼黑就不要在意了...

 

黑子默默地走著神,老師看到輕輕咳嗽了一聲,像是警示,並沒有說話。

如果,如果黑子的存在感真的是一種特異功能的話,那黑子一定能感受到有什麼力量隨著呼吸這麼流失。

像是一個練習長跑的人,跑到筋疲力盡,已經麻木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像是一個被飢餓給吞噬的人,可笑的是,突然就不覺得餓了。

物極必反,慧極必傷。

在這個極限的邊緣,往往都是自以為是的安逸。

 

下課鈴聲響起來之後比預料中的要熱鬧很多,以班長七夜為中心,好像在商討什麼活動的樣子,黑子和紫原的座位靠窗,兩個人都沒有太注意說什麼,黑子準備起身去找綠間,卻被七夜叫住了:“黑子桑,今晚的集會你要來參加嗎?”七夜從講台上走下來遞給黑子一份表,大概是到川越去遊玩一天半的安排,歷史老師提議,好玩心性的大家自然不會拒絕。看著大家興致勃勃討論的樣子,黑子點點頭,“誒,小黑仔要去嗎,那我也去?什麼啊?”紫原長臂一伸,把表搶過去看,但也只是興致缺缺地敷衍地瞟了一眼,就扔了回去。

“那好的,紫原桑和黑子桑都能來真是太好了呢,那我來登記哦,不去的同學舉手示意一下~好的,那就全班一起出發!”下面傳來一陣歡呼聲,甚至有女生已經嘰嘰喳喳地開始討論起要穿什麼衣服。

紫原說完之後又百無聊賴地趴倒在桌上啃起了美味棒。

紫原君...最近好像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黑子桑~~~”歡樂又不失帥氣的聲音在門外響起,是高尾君...和綠間君。

來了。

tbc.

九月份就这么快过去了...然而...没怎么更文来着。

本来打算开学适应完就来个点文的不过掉粉了233。

关于这篇文因为脑洞开的很早但是一直没写...总感觉很难写出我要的痴狂的感觉。

表面粉饰太平,实则波涛汹涌。所有人都是这样,隐隐约约就在失控的边缘——但是永远都不会越过那道界限。你甚至看不清谁和谁对立,谁和谁才是真的队友。

感觉大家慢慢的写奇迹黑就少了,cp站好了之后,我也是这样,但是偶尔写写这样的大家在一起的文感觉也很不错。我曾经想象过这样一个画面,绿间傲娇地接着黑子回来,然后一个个碰到奇迹,最后十分开心地和火神挥挥手,城凛那边还在奋战着,这边奇迹已经团聚了。

虽然是个三俗的梗,但是隐隐约约总是想到就想哭。

慢慢地状态来了可能会更的勤快一点,放着很多梗都没写,总是想看着他们一个个从我手中成型,然后展现给大家看。

我也还在磨练期,一个写惯了散文诗歌,还被古风浸淫已久,两方的冲击肯定不一样的。

但是原先的时候说不定风格更像我想要的,但是本身的抗拒是阻止不了的,那就只能任由其改变。

这是我想说的。

消失了的东西只要他发生过就还会存在,总能寻找到存在的痕迹。

我在lofter上看到有些话觉得很喜欢,仿佛就能看到几年前的自己,但是现在我抗拒,抗拒就会产生痛苦,产生痛苦之后感官就会复苏,那可能有些东西又回重新出现也说不定。

嘛...只是想说几句话而已,没什么关系就是了~

也很感谢,透过屏幕看着一个莫名其妙开始自顾自说话的我,这样的你。

→高智商夹心彩蛋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