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荇

我知道有人是爱我的,但我好像缺乏爱人的能力。

小酒鬼 (1011高黑日賀文)完

山頭來了個新大王。

按理說新大王來的第一天可是要熱熱鬧鬧地去祭拜山神的,最烈的酒,最好的肉都拿出來,一點都不能吝嗇,這樣這大王的位子才坐的長久。

可是這回新來的山大王卻偏偏不來這套。

嘖嘖,這好酒好肉的,都被這些個大漢囫圇吞了。

山神黑子哲也本身是不喜歡這些個熱鬧的東西,雖然確實不想要,但是這個山大王怎麼就能直接不送過來呢?

小山神碎碎叨叨地看著新大王把本來屬於自己的酒自己的肉吃干喝凈之後,對這個大王越發的看不順眼了起來。

喂喂,那可是上好的秋露白啊!怎、怎怎怎麼可以就那樣大口灌的?五年才收這麼一甕!!秋露繁浓時候才有釀酒的水,那可是一滴一滴的收集起來的!

小山神心裡急的直跺腳,表面上卻一如既往的平靜。

你問為啥?咱小山神可是個小面癱,出了名的高冷,雖然是個酒鬼,但是高冷的時候高冷到隔壁山頭的黃山神用五壇秋露白來請也不肯。

小山神後來聽到坊間流傳出了這樣的傳聞,卻只是默默感歎了一聲,其實只是黃山神太煩了而已,帶著一副世人多愚的表情,只怕旁人看到要吐血三升。

小山神黑子哲也雖然心痛的同時嘴饞著,但轉念一想,自己畢竟是山神啊,總不可能向這些凡人去要吧?大概去要了大家也只會以為自己是哪裡陰魂不散的鬼靈而已。

說是山神,誰信呢?

但是這批秋露白釀的極好的樣子,新大王品行雖然不怎麼樣,喝酒的樣子倒是一流。

小酒鬼嚥了嚥口水,眼睛咕溜一轉,腦子裡機靈古怪想出了什麼妙招,卻狠狠地繃住了臉,轉身回自己的廟里睡大覺去了。

大王高尾喝著喝著打了個噴嚏,額前的兩撮頭髮被吹得一愣一愣的,眾人看的好像又不敢明說,便接著低頭喝自己的酒。新大王心裡卻嘀咕著,不會真的有什麼鬼怪什麼的吧?又喝了兩口,頭一縮,想著該來的躲不掉老子可是命大得很,兩眼一閉,打起了呼嚕來。

月黑,風高。

睡夠了的小山神砰地一聲從床上彈起來,看了窗外一眼。

嗯,不錯不錯,時候到了。

用個千里傳音一聽,好好好,都睡了。

小山神嘰里咕嚕一串咒語念出來,啪地一聲變成了只蜜蜂,飛了出去。

大王是被一泡尿給憋醒的。

隨便扯了件衣服邊走邊解著褲子,正準備隨地解決呢,嗡嗡嗡地飛過來一只蜜蜂把大王嚇得七葷八素。

嘖,那眼睛還發著幽藍的光,好像活生生要把你給吃了。

咱大王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小時候被蜜蜂蜇了給留下了陰影。

當然,這大半夜里出來只蜜蜂肯定是山神變的,看著嚇得坐在地上的大王不禁發出了笑。

這一笑可被高尾大王給聽見了。

果然是山中的精怪嗎,真是調皮,得調教。

高尾繼續裝作害怕的樣子蹲著,看著蜜蜂洋洋得意地搖了搖尾巴,轉頭就像酒窖的方向飛去。

小山神得意洋洋地飛走了沒發現後面鬼鬼祟祟地跟著大王。

哇,好多酒。

這壞大王竟然藏著這麼多酒,不僅僅有秋露白,還有竹葉青,蘭生,百末旨,紫!紅!華!英!

這絕對是假公濟私坑蒙拐騙來的!

黑子忿忿地想著,一邊毫不手軟地一種開了一壇。

高尾跟在後面,就聽見嗡嗡嗡的聲音消失了,然後憑空冒出來個冰山大美人!

看的真是拍腿大叫口水直流。

當即就有了一種不管是哪裡的小妖精都要帶回去當壓寨夫人的衝動!

小娘子,我來啦!

高尾整理了自己的衣衫,咳嗽了两聲引起小山神的注意。
小山神喝的暢快淋漓連神智也開始迷迷糊糊突然就被這聲咳嗽給醒了腦。
哎,這不是山大王嗎!
“哪裡來的小賊,不怕我把你送去見官嗎!”高尾起了逗弄的心思,故意嚴詞厲色地恐嚇著小山神。
小山神此刻也思考不了他的話是不是真的,整個人陷入了被因為偷酒喝被拉去大庭廣眾之下丟臉的恐慌。
難道我會變成第一個因為偷酒喝而被抓走的山神?
那可真是......太丟人了。
雖然想是這麼想著,可嘴上卻一點也沒有認慫的意思。
“那...那你說!你想怎麼辦?”醉的稀里糊塗的山神都點到自己說話的語氣,結結巴巴地放著一點威懾力都沒有的言語。

高尾越靠越進摟著小山神的腰隨意坐在了一壇酒上,黑子迷迷糊糊的,也任由高尾吃著豆腐。
看著懷中人百依百順的態度,高尾愈發地享受,月懸星河,美酒美景,最重要是還有溫香軟玉在懷。
“那喝一壇酒,就讓我摸...咳咳,打一下怎麼樣?”
黑子手裡的酒還未放下,迷迷糊糊地听着眼前人讲着条件。
摸打…一下?
这是什么条件?
黑子又拿起一坛抱入怀中,酒越喝越来劲,一口气就见了底。
所以就是要打架吧,對吧?面癱臉繃的緊緊的,看著眼前的人。
迷迷糊糊的消化着高尾的话,伸出手像是要试探自己到底有多豪迈一样,大喊一声:“請動手吧!我可是山神…嗝…不…不怕你!”
高尾被这样…不一样的小娘子给吓到了,原来不是妖怪,是神仙么。所以睡夢裡出賣了自己
握住黑子伸过来的手,狡猾的笑到:“我可不打这里。”

黑子早上醒的时候,习惯性睁眼看見熟悉的紋路,却什么也没寻到,有的是透过床帘若隐若现的雕花大梁。
这里是…哪里?
神智仍旧没有清醒,坐起身来却停在了半路动弹不得......
“好疼......”腰部以下火辣辣的感覺,是生平從未有過的體驗。
昨天...發生了什麼來著?
旁邊還有個只比黃瀨君差一點點的美男子在睡夢中留著口水...哈,還長得有點像昨天夢裡見過的人。
小山神哪裡有醉過的體驗,平時被供奉的意思意思的數量也就是解解饞而已。
跌跌撞撞趴下床就被外面的拍門聲給嚇到了地上。

“高尾!你給我開門!”
是真——拍門聲,足足把床上的人給震醒了。
不明真相的小山神想土遁結果發現酒喝多了連法力也順帶著失效了。
於是梨花帶雨玉步生風扶著床站起來的姿態就被踹飛了門叫大王起床的宮地給瞧了個正著。

“高!尾!和!成!你這是殘害了哪家的姑娘你起來給我說清楚!”
以下省略五百字混戰。
等到黑子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宮地帶到了大廳坐了上座給吃早飯。
旁邊坐的是被揍了一頓直喊疼但臉還是那張臉的高尾。
哦——原來他就是那個山大王。
高尾一邊向宮地賣著可憐,另一邊還不停地和黑子打打鬧鬧,山神是真餓了,也沒空搭理他。
於是一大早起來的大王早飯倒是沒吃什麼,卻吃了一手的嫩豆腐。
對於宮地認定這是自己從哪家殘害的小姑娘高尾也沒有否認,寧願違背做山賊宮地定下的原則,這時也頂下來了。
山大王算盤可打的賊響亮。

果不其然。
“這位姑娘...怎麼稱呼?”
“黑子哲也。”黑子破天荒吃了有史以來第一多,也是第一次,正準備優雅地打個飽嗝,就被一臉溫柔地宮地給問起了底細。
姑娘什麼的早就被偷偷掩蓋的嗝給掩蓋了過去。
高尾在一旁樂的慌。
碰到年齡這種問題高尾在一旁不停地,用幾句話給搪塞過去了。
搞定!

黑子被宮地好酒好肉的招待給留下來了。
以為是對山神的孝敬沒想過卻是對準壓寨夫人的伺候。

“小哲,喝多了酒不好。”雖然這就是高尾哄騙著留下黑子的理由,但還是忍不住為了黑子著想。
于是大手一挥,派人去山下搜刮了一种无毒无公害的饮品上山来。
没想到却又副作用。

“大夫大夫,你快来看我家夫人”
“你家夫人怎么了?”
“肚子疼”
大夫一把,是喜脉。
高尾急了,什么庸医?这房都没圆呢!
当即下令不准夫人再喝奶昔。
黑子一怒之下…和高尾谈妥了条件——两天一次不能再多。

宫地听说黑子不舒服特地来探望。
却看到黑子嘟囔着两天一次不满的样子,刚看到宫地就急忙捂着肚子。
宫地一拍手,恍然大悟。

秀德山要办喜事了。
黑子和高尾谈妥了嫁妆的问题后,就默许了。
用黑子的话说,陪这个凡人也挺不错的,还有酒喝。
高尾笑的奸诈,谁让小娘子偷喝奶昔被发现了,不过也偶尔伤怀着,吸引小娘子的竟然不是玉树临风眉目俊朗器大活好的自己,反倒不如前人留下来的几坛子酒。
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隔壁山头的黄山神来撒泼了一番,被黑子各种土遁法给躲过了。
这可追不上。
高尾在一旁看的高兴,小娘子可从来不躲自己,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好像还有点盼头?

可喜可贺!

   
© 尾荇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4)
热度(21)